1. <li id="dtjml"><ruby id="dtjml"></ruby></li>
    2. <td id="dtjml"><strong id="dtjml"></strong></td>

            1. <li id="dtjml"></li>
              1. 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 > 西寧科技資訊

                相聲要搭直播快車

                  作為民間說唱曲藝,傳統的相聲表演大多匯集在劇場、茶館、電視臺等地。但隨著2016年網絡直播平臺的火熱發展,相聲也開始試水直播這一熱門渠道。近期,相聲團體“嘻哈包袱鋪”來到陌陌直播說相聲引起廣泛關注。劉宇釗、漢洪臻、程磊、徐宇澤四位“80后”相聲演員帶著最新創作的作品進駐陌陌直播,不定期直播相聲內容。而除了嘻哈包袱鋪,程林、仇云劍等相聲演員也曾在直播平臺說相聲。但在相聲行業降溫的當前,搭上直播“快車”的相聲能否獲得新的商機似乎還有待商榷。

                  轉戰直播平臺

                  傳統相聲的表演平臺大多是劇場、電視臺,尤其在德云社的推動下,2009年前后京城相聲劇場更是迎來復興。據不完全統計,鼎盛時期僅北京就有50家相聲小劇場。但好景不長,由于作品創意不足、人才缺失,以及幾個具有影響力的相聲團體負面新聞頻出,京城相聲小劇場也迅速降溫。

                  公開資料顯示,鼎盛時的50多家小劇場到了2014年,僅剩下21家處于營業狀態。而與相聲劇場的衰弱相比,互聯網高速發展,使得在線演唱會呈現快速增長。行業困境下,相聲表演也開始轉向互聯網思維。

                  早在2015年宋城演藝收購了在線視頻網站六間房后,相聲團體嘻哈包袱鋪就在六間房開設專區,貼近互聯網市場。2016年以來,嘻哈包袱鋪還先后在“和視頻”、斗魚直播、今日頭條等直播平臺演出。年底嘻哈包袱鋪還首次登陸陌陌直播進行相聲表演,吸引了大批觀眾的關注。除嘻哈包袱鋪之外,程林和仇云劍也曾利用陌陌直播進行相聲表演;天津相聲俱樂部也嘗試網上直播,只要支付1元,線上觀眾就可以通過優酷網實時觀看相聲演出。

                  北京大學文化產業研究院副院長陳少峰對此表示,直播平臺的受眾面較為廣闊,在規模效應的推動下,通過直播平臺進行表演,不僅可以擴大這些相聲演員的知名度和曝光量,同時也能提升他們的商業價值。從直播效果來看,嘻哈包袱鋪在陌陌直播平臺的表演僅播出一個小時,就拿到超200萬的星光值,收入近萬元。天津相聲俱樂部首次嘗試的網絡直播最多在線人數達到1萬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競爭壓力下優勢不明

                  2016年被稱為網絡直播元年,在網紅經濟以及移動社交的推動下,網絡直播平臺迎來全面爆發。公開資料顯示,截至2016年6月,國內在線直播平臺數量近300家,預計全年上線平臺將增至400家,市場規模達到500億元。網絡直播用戶規模更是達3.25億,占網民總體的45.8%。龐大的用戶規模下,直播平臺的吸金力不可小覷。如今,無論是游戲、影視行業,還是演唱會等演出,都在借助直播平臺發力,直播平臺上的內容也不斷豐富。

                  伴隨著相聲表演登陸直播平臺帶來的推動力,相當長一段時間內處于不溫不火階段的相聲劇場又再次引發關注。但業內人士認為,相聲表演作為民間曲藝,受眾群體仍然比較狹窄。直播固然能給相聲表演注入新的活力,在為更多年輕相聲演員提供更廣闊、更開放平臺空間的同時,擴大相聲表演的觀眾群和影響力。但目前來看,在直播平臺上獲得成功的只是少數知名的相聲演員和團體,大批知名度不高的青年相聲演員很難有吸引力贏得觀眾。在缺乏明星支撐、宣傳推廣等因素的情況下,相聲表演仍然會稍顯沉寂。

                  而近年來網絡影視劇、網絡綜藝,以及電視真人秀等節目也在不斷轟炸熒屏,使得行業競爭加劇的同時,觀眾可選擇的娛樂方式也越來越多?!稓g樂喜劇人》、《笑傲江湖》等喜劇類綜藝節目雖然在當前較為火熱,德云社、高曉攀等相聲團體及演員也因此得到大量關注度。但在中國創意產業研究中心主任張京成看來,觀眾對發展已久的相聲內容、形式會有一定的審美疲勞。相聲表演如果缺乏吸引觀眾的內容,或許將流失更多的觀眾。

                  內容仍是核心

                  除了行業競爭,相聲自身的表演模式也面臨突破。相比小劇場,直播平臺帶給相聲演員和受眾的體驗會大不一樣。對于相聲演員來說,面對的不是臺下真實的觀眾而是攝像機,習慣了劇場或舞臺表演氛圍的相聲演員需要適應不同的表演場景。對于觀眾來說,直播間給了觀眾一個與演員互動交流的平臺,這使得直播間的觀眾比劇場的觀眾更為直觀,每條反饋都能被清楚地顯示。這也意味著演員需要花費更多的精力加強相聲內容的提升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與傳統劇場相比,直播平臺的開放性能讓相聲演員的商業價值得到最大程度的開發,但這種價值的開發仍然建立在優質的相聲表演內容之上。”陳少峰表示。以嘻哈包袱鋪為例,憑借一系列具有強烈時代感和喜劇感的相聲表演,嘻哈包袱鋪在2008年底迅速躥紅。不同于傳統相聲中演員常穿長袍,穿著休閑T恤、戴著鴨舌帽說相聲讓他們的演出顯得特立獨行。相聲中穿插的網絡熱詞、熱點等內容也為他們贏得了一批年輕觀眾。但2014年前后,內部矛盾、劇場經營不善,尤其是創作的缺失一度讓嘻哈包袱鋪陷入困境。

                  相聲本身源于市井,新時代下,貼近新時代背景的相聲表演是吸引觀眾的關鍵。在當前相聲行業整體趨于沉寂的情況下,直播平臺的火熱一定程度上給予了相聲新的發展空間,但互聯網并非萬能,搭載著互聯網直播“快車”前進的相聲行業能否從中挖掘新的商機,還需要突破傳統的表演模式,不斷深入開發新的表演內容,培養新的相聲人才,憑借內容的獨創性和吸引力讓觀眾接受相聲,走入相聲劇場。


                本站所有文章,如需轉載,請注明:轉自西寧網絡公司[http://www.nomorepanicattack.com]
                原文地址:http://www.nomorepanicattack.com/show/217/
                上一篇:英國謝菲爾德大學首次在華招收3D打印方向碩士博士 下一篇:金星大氣層發現巨大弓型結構

                西寧科技資訊相關文章

                午夜成午夜成年片在线观看
                  1. <li id="dtjml"><ruby id="dtjml"></ruby></li>
                  2. <td id="dtjml"><strong id="dtjml"></strong></td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li id="dtjml"></li>